夏兮蔚然

王杰希真爱粉
方王不限不拆,更文比较随性
可以杂食,最爱方王

【方王/喻黄】特别刑侦组17

食用说明:
★刑侦向第一系列
★私设有
★蛮不明显的异能设定
★主cp:方王(方王赛高!)喻黄 

下一篇发番外,对一些事情做个解释,也做个铺垫(。・ω・。)

——————————————————————
第三章  异端出现
                                                          五
“赵禹哲背后有条大鱼,叫于桓诡计多端,就一个老狐狸,有个梦中情人,长的倒是跟黄少天挺像。”舒可怡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喻文州皱了皱眉,跟黄少天像的只有一人,但是……摇了摇头,不会的,希望不是那个于洹就好,“别忘记自己的任务,少天已经上楼了,杰希注意,一定要找到资料,少天要是遇到麻烦一定去帮忙,于桓诡计多端,怕是不好对付。”

啰啰嗦嗦的,方士谦撇撇嘴,面子上还是要应付眼前的人,“伯父啊,你可放过我吧,我和阿雅那么久没见了,再说了我都有女朋友了,你还撮合我们啊。”

“哎呀,你女朋友那么知书达礼,阿雅又那么喜欢你,你何必呢,你跟你女朋友说清楚不就行了。”男人满不在乎。

“您胡说八道什么呢,”方士谦正色,“我很爱她,无人可替。”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男人一脸惋惜,“不过长的是真好看啊。”

“自然,我眼光又不差。”方士谦看向王杰希,长这么好看,真令人犯罪。

“看着那个妹子没?”陆甲指了指坐在一旁吃点心的王杰希,“真好看。”上前几步,“姑娘一个人来的?寂不寂寞啊?哥哥我可以陪你的。”挑逗似的抓住王杰希的手,“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姑娘和我玩玩?”

“……”王杰希不语,对着笑了笑。

“你这是同意了!”陆甲一脸高兴,“小美人,哥哥我马上来!”

“不需要,她我的。”方士谦一爪子从后面拍了上来,露出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现在,给、我、滚。”

王杰希倒是一脸不在乎的拿起一旁的酒喝了口润润嗓子,将一块糕点放入口中,默默看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怎么,聊的挺开心的啊,别忘记你自己的任务啊。”方士谦有些不开心。

“那是自然,”王杰希笑笑,“我有分寸。”

方士谦轻轻捏了捏王杰希的手,翻白眼,“分寸什么分寸,我看到好多人看你呢,招蜂引蝶。”

“是吗?我很荣幸,”王杰希轻笑,转而正色,“但是你不觉得怪怪的吗,好像有人盯着一样。”

“是吗?”方士谦环顾四周,几个人悄悄移开了视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没事。”

“是吗。”王杰希皱了皱眉,“看来是我想多了。”

“防患于未然吧。”方士谦凑过去吻了一下,自己不会弯了吧?这样想着却还是没有停下,灵巧的进入本就没有闭上的嘴,无比轻柔的撬开了紧闭的贝齿,勾起舌头细细品尝。“唔……”王杰希一愣,脸上一片绯红,轻轻的推开,“呼……你干什么……”“这样应该没有人怀疑吧。”伸手抱住面前的人,开始胡说,“四点钟方向,有人在看,有可能暴露的,配合一下?”“嗯,还真有,你打算怎么办。”王杰希看了看那个方向,还真是啊……方士谦一怔,自己随口胡说居然还真有,“跟我走就好。”面色无常,拉起手向一旁走去,看来喻文州的担心还真是不无道理。

“目标离开,跟上。”

躲到一个房间,方士谦从衣柜拿出一套衣服,一边做着嘴型,“一会换上这个,柳非马上会从窗口过来。”

“你是早就知道?”王杰希看向他,手背到后面解身后的拉链,真是麻烦,“不过暴露这种事情难免,喻文州是算好了?”

“不知道,反正戏总要做足了。”方士谦凑上来,侧头在面前人的脖颈上轻轻啃咬,大声道,“你不喜欢这样单纯的?还是想来点好玩的?”

“哪能啊。”王杰希翻白眼,却没阻止他的动作,“柳大公子,谁不喜欢,是吧~”

“没毛病啊,是不是情报有误?”门外听墙角的二人对望,“应该不是,如果真的是的话未免太拼了吧。”“走了走了,真麻烦。”

“干的不错。”喻文州有些怨念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但是能不能注意点。”

“不能【骄傲】。”

————————————————————————
与此同时:

“这么美丽的小姐,独自在这里,不会寂寞吗?”年轻人端着酒,从一旁过来。

“酒会过于喧嚣,我不喜欢。”黄少天咬咬牙,扮淑女什么的这提议真讨厌,还不让说那么多话,舒可怡,我回去不打你。

年轻人一怔,“是吗。”轻轻扳过黄少天的脸,顿时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这就是待客之道?您未免太轻浮了些,”黄少天不以为意的拍开手,“麻烦自重,别在这里沾花惹草。”

“抱歉,是我失礼了。”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年轻人鞠了一躬,“在下于桓,请多关照。”

“卢卡·莱安娜,请多关照。”黄少天僵着脸,“怎么,于先生不去招待客人来这里干什么?你是主人吧。”

“夜里景色如此好,不看看岂不是浪费,既然你我二人有缘相会,不如和我一起,我可以带你看看一些好玩的。”于桓抬头,伸出一只手,“还望小姐赏光。”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黄少天起身,压下厌恶,“请带路吧。”

————————————————————
奢华至极的布置,灯光映照着在地面,人们各自带着面具,对着拍卖物点评着,手上钱的多少,决定着东西的去留。

“真是奢华,”黄少天环顾四周,自然看到了方士谦,王杰希脸色看起来不咋地啊,心下暗笑,鄙夷的看着台上,“这里好玩吗?”

“自然好玩。”于桓笑了笑。

拍卖师开始说话了,“前段时间有人说想要年轻的姑娘,现在就有一个,16岁,3万起价,重点是还是个雏。”

随声附和的声音不绝于耳。

“16岁的处女,可要?”旁边的一位男士对着旁边的人问道。“呵呵,万一玩死了,得不偿失,我们家那个可不好说话啊。”旁白的男子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是眼里那贪婪的目光却直勾勾的盯着台上,隔了一排的门童看了看前排的手势心领会神的举起了牌子,“6万。”

“哦,这位先生出了六万?还有吗?”

真是,恶心透了。黄少天皱眉,黑市险恶,却没想到到了如此地步,舒可怡说世界上恶心的地方千千万,不堪的人千千万,还真是不无道理。随意的结束一个人的生活,当成玩具一样玩弄,这些丑恶的嘴脸还真是让人不爽。

“看来你不怎么喜欢?”于桓关切的问。

“无聊罢了,这样随意的决定别人的人生,但是决定者一样可悲不是吗,看起来在这里为所欲为,但是回家依然有家人待在家里,对你盘问,事情暴露,又影响别人,父母会悲伤,妻子会生气,孩子会难过,几个家庭会毁。”黄少天夸夸其谈。

“小姐到是大爱于天下,既然不喜欢这里,我们去别处好了。”露出一个笑容,异常阴冷。

另一边:

“士谦,”王杰希指了指一个地方,又看了看门口,“黄少天走了,赵禹哲还在这,那么我现在去找资料,你找机会,别让他跑了。”

“知道了。”方士谦漫不经心的玩着手上的花绳,真是的,自己真的弯了?不会吧,虽然王杰希今天这样子是挺好看的但是不至于吧……大概?

“别玩太久,误了大事。”王杰希起身,拍了拍灰,朝门口走去。

“先回来。”到底还是不放心,伸手将人拉回,亲吻着额头,好甜啊……“别受伤,回来我要检查。”

“知道了。”翻了翻白眼,王杰希一脸莫名其妙,方士谦今天吃错药了啊,不过,很高兴就是了。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