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兮蔚然

王杰希真爱粉
方王不限不拆,更文比较随性
可以杂食,最爱方王

【方王/喻黄】刑侦组的小故事(番外)①

✘本章是特别刑侦组的番外啦~
✘对正文中的一些埋下伏笔事情做一些解答,哎嘿嘿
✘好了,废话不多说,时间不够写的有点少
✘番外其实也是一个个连起来的小故事了
✘是在第17章之前的事哦

中秋佳节临近,但是黄少天永远想不明白为什么喻文州总是在中秋节的前一天失踪整整一天,然后到了半夜若无其事的回到宿舍,而且每次都借口都是同一个——“当然是用一天时间来纪念一下我失去的青春啊。”喻文州人畜无害的笑了笑,不,队长你清醒一点,你还年轻啊。黄少天内心疯狂吐槽。

后来,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用两只猫收买了王杰希去跟踪自家队长,对此,方士谦表示,黄少天可能脑子不太正常,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就是了,送走王杰希,黄少天咬着手绢,“老方啊,我怎么有种不高兴的感觉呢?”“因为你蠢啊。”方士谦随口回答。“我靠,方士谦你怎么回事,你见不得我好是不是啊,你真是用心险恶啊!”黄少天开玩笑。“赶紧干活,说好的今天做月饼,赶紧的。”方士谦翻白眼,内心更加断定黄少天脑子有问题。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早晨,喻文州买了一些零食和漫画,便开车去郊区的公墓,哪里不过埋着一个人,一个他深爱着的人罢了。

公墓很安静,管理人员抬头看了看喻文州,“喻先生又来了啊。”一副十分熟稔的样子,“是啊,”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辛苦了啊。”

来到一处墓碑前,喻文州放下手里的东西,点上火,“少青啊,你要的我都给你了,所以你一定要乖乖的啊,别总是在下面捣乱。”“知道了,”被叫做少青的少女从身后抱住喻文州,“哥哥,你什么时候带少天哥哥来啊。”

喻家都是异能者,喻文州的是结界,喻少青的则是灵魂出窍,这也是她虽然死了却依然能出现的原因了,“哥哥,今天好像不止你一个客人啊,”喻少青指向一个地方,“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吧。”

“被发现了呢,”王杰希从树后面走出,“想不到王队有阴阳眼的传言是真的。”喻文州笑笑。“并没有,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杰希走过来,“虽然灵魂出窍但是只能待在这里吗?”“希望王队保密啊。”喻文州揉了揉少青的头,眼里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少青被害,但是从来没有伤害别人,我不知道谁要这么做,不过好在现在并未被人发现她活着的事实就好,王队,会保密的对吗,最好不要告诉少天了。”

“自然。”王杰希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喻少青,“那我不打扰你们叙旧了。”转身离开此处,留下兄妹两人,毕竟喻文州帮自己隐瞒了对他的感情,那么,这么一点要求也不为过了,至于黄少天……随便找个借口吧。

“大眼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黄少天皱眉。“跟丢了。”王杰希一本正经的撒谎,“你也知道喻文州反侦查能力很不错啊。”“……信你一次。”黄少天不太高兴。王杰希倒是撸猫撸的十分开心。

“你就是觉得他好骗。”方士谦坐到一旁,揉了揉王杰希头上翘起的毛 ,“黄少天不傻 ,只是平常比较闹腾,你和喻文州都以为他不会在乎吧。”“没有,你想多了。”王杰希抬头 ,“我的确跟丢了。”轻轻拍开他的手,“别随便动,容易长不高。”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谁都会有吧,王杰希叹气,拜托,方大花花公子,别总是这样好吗,我会误会的……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黄少天一脸不开心,“少天怎么了?”“队长啊,咱们在一起也有一年了,可是我感觉好像还是不了解你。”黄少天有些惆怅,“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每个假期总是要出去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看起来总是看起来显山不漏水的。”没等喻文州说话,黄少天起身,“队长晚安,早点睡觉,明天要开始行动了。”

——TBC

【方王/喻黄】特别刑侦组17

食用说明:
★刑侦向第一系列
★私设有
★蛮不明显的异能设定
★主cp:方王(方王赛高!)喻黄 

下一篇发番外,对一些事情做个解释,也做个铺垫(。・ω・。)

——————————————————————
第三章  异端出现
                                                          五
“赵禹哲背后有条大鱼,叫于桓诡计多端,就一个老狐狸,有个梦中情人,长的倒是跟黄少天挺像。”舒可怡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喻文州皱了皱眉,跟黄少天像的只有一人,但是……摇了摇头,不会的,希望不是那个于洹就好,“别忘记自己的任务,少天已经上楼了,杰希注意,一定要找到资料,少天要是遇到麻烦一定去帮忙,于桓诡计多端,怕是不好对付。”

啰啰嗦嗦的,方士谦撇撇嘴,面子上还是要应付眼前的人,“伯父啊,你可放过我吧,我和阿雅那么久没见了,再说了我都有女朋友了,你还撮合我们啊。”

“哎呀,你女朋友那么知书达礼,阿雅又那么喜欢你,你何必呢,你跟你女朋友说清楚不就行了。”男人满不在乎。

“您胡说八道什么呢,”方士谦正色,“我很爱她,无人可替。”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男人一脸惋惜,“不过长的是真好看啊。”

“自然,我眼光又不差。”方士谦看向王杰希,长这么好看,真令人犯罪。

“看着那个妹子没?”陆甲指了指坐在一旁吃点心的王杰希,“真好看。”上前几步,“姑娘一个人来的?寂不寂寞啊?哥哥我可以陪你的。”挑逗似的抓住王杰希的手,“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姑娘和我玩玩?”

“……”王杰希不语,对着笑了笑。

“你这是同意了!”陆甲一脸高兴,“小美人,哥哥我马上来!”

“不需要,她我的。”方士谦一爪子从后面拍了上来,露出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现在,给、我、滚。”

王杰希倒是一脸不在乎的拿起一旁的酒喝了口润润嗓子,将一块糕点放入口中,默默看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怎么,聊的挺开心的啊,别忘记你自己的任务啊。”方士谦有些不开心。

“那是自然,”王杰希笑笑,“我有分寸。”

方士谦轻轻捏了捏王杰希的手,翻白眼,“分寸什么分寸,我看到好多人看你呢,招蜂引蝶。”

“是吗?我很荣幸,”王杰希轻笑,转而正色,“但是你不觉得怪怪的吗,好像有人盯着一样。”

“是吗?”方士谦环顾四周,几个人悄悄移开了视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没事。”

“是吗。”王杰希皱了皱眉,“看来是我想多了。”

“防患于未然吧。”方士谦凑过去吻了一下,自己不会弯了吧?这样想着却还是没有停下,灵巧的进入本就没有闭上的嘴,无比轻柔的撬开了紧闭的贝齿,勾起舌头细细品尝。“唔……”王杰希一愣,脸上一片绯红,轻轻的推开,“呼……你干什么……”“这样应该没有人怀疑吧。”伸手抱住面前的人,开始胡说,“四点钟方向,有人在看,有可能暴露的,配合一下?”“嗯,还真有,你打算怎么办。”王杰希看了看那个方向,还真是啊……方士谦一怔,自己随口胡说居然还真有,“跟我走就好。”面色无常,拉起手向一旁走去,看来喻文州的担心还真是不无道理。

“目标离开,跟上。”

躲到一个房间,方士谦从衣柜拿出一套衣服,一边做着嘴型,“一会换上这个,柳非马上会从窗口过来。”

“你是早就知道?”王杰希看向他,手背到后面解身后的拉链,真是麻烦,“不过暴露这种事情难免,喻文州是算好了?”

“不知道,反正戏总要做足了。”方士谦凑上来,侧头在面前人的脖颈上轻轻啃咬,大声道,“你不喜欢这样单纯的?还是想来点好玩的?”

“哪能啊。”王杰希翻白眼,却没阻止他的动作,“柳大公子,谁不喜欢,是吧~”

“没毛病啊,是不是情报有误?”门外听墙角的二人对望,“应该不是,如果真的是的话未免太拼了吧。”“走了走了,真麻烦。”

“干的不错。”喻文州有些怨念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但是能不能注意点。”

“不能【骄傲】。”

————————————————————————
与此同时:

“这么美丽的小姐,独自在这里,不会寂寞吗?”年轻人端着酒,从一旁过来。

“酒会过于喧嚣,我不喜欢。”黄少天咬咬牙,扮淑女什么的这提议真讨厌,还不让说那么多话,舒可怡,我回去不打你。

年轻人一怔,“是吗。”轻轻扳过黄少天的脸,顿时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这就是待客之道?您未免太轻浮了些,”黄少天不以为意的拍开手,“麻烦自重,别在这里沾花惹草。”

“抱歉,是我失礼了。”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年轻人鞠了一躬,“在下于桓,请多关照。”

“卢卡·莱安娜,请多关照。”黄少天僵着脸,“怎么,于先生不去招待客人来这里干什么?你是主人吧。”

“夜里景色如此好,不看看岂不是浪费,既然你我二人有缘相会,不如和我一起,我可以带你看看一些好玩的。”于桓抬头,伸出一只手,“还望小姐赏光。”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黄少天起身,压下厌恶,“请带路吧。”

————————————————————
奢华至极的布置,灯光映照着在地面,人们各自带着面具,对着拍卖物点评着,手上钱的多少,决定着东西的去留。

“真是奢华,”黄少天环顾四周,自然看到了方士谦,王杰希脸色看起来不咋地啊,心下暗笑,鄙夷的看着台上,“这里好玩吗?”

“自然好玩。”于桓笑了笑。

拍卖师开始说话了,“前段时间有人说想要年轻的姑娘,现在就有一个,16岁,3万起价,重点是还是个雏。”

随声附和的声音不绝于耳。

“16岁的处女,可要?”旁边的一位男士对着旁边的人问道。“呵呵,万一玩死了,得不偿失,我们家那个可不好说话啊。”旁白的男子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是眼里那贪婪的目光却直勾勾的盯着台上,隔了一排的门童看了看前排的手势心领会神的举起了牌子,“6万。”

“哦,这位先生出了六万?还有吗?”

真是,恶心透了。黄少天皱眉,黑市险恶,却没想到到了如此地步,舒可怡说世界上恶心的地方千千万,不堪的人千千万,还真是不无道理。随意的结束一个人的生活,当成玩具一样玩弄,这些丑恶的嘴脸还真是让人不爽。

“看来你不怎么喜欢?”于桓关切的问。

“无聊罢了,这样随意的决定别人的人生,但是决定者一样可悲不是吗,看起来在这里为所欲为,但是回家依然有家人待在家里,对你盘问,事情暴露,又影响别人,父母会悲伤,妻子会生气,孩子会难过,几个家庭会毁。”黄少天夸夸其谈。

“小姐到是大爱于天下,既然不喜欢这里,我们去别处好了。”露出一个笑容,异常阴冷。

另一边:

“士谦,”王杰希指了指一个地方,又看了看门口,“黄少天走了,赵禹哲还在这,那么我现在去找资料,你找机会,别让他跑了。”

“知道了。”方士谦漫不经心的玩着手上的花绳,真是的,自己真的弯了?不会吧,虽然王杰希今天这样子是挺好看的但是不至于吧……大概?

“别玩太久,误了大事。”王杰希起身,拍了拍灰,朝门口走去。

“先回来。”到底还是不放心,伸手将人拉回,亲吻着额头,好甜啊……“别受伤,回来我要检查。”

“知道了。”翻了翻白眼,王杰希一脸莫名其妙,方士谦今天吃错药了啊,不过,很高兴就是了。

——TBC

【方王/喻黄】特别刑侦组 16

食用说明:
★刑侦向第一系列
★私设有
★蛮不明显的异能设定
★主cp:方王(方王赛高!)喻黄 

感觉写的并不如人意啊……
——————————————————————
第三章 异端出现
                                                                    四 
“赵禹哲,呼啸新人,目前最大嫌疑人。”喻文州手拿着一根老师用的教鞭,指了指白板,“老板侄子,看似与他无冤无仇,但是二人其实在一次聚会上有过冲突,而且老板侄子用一些技巧击败了他。”

“被一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人打败心生不忿吗?不过好歹也是荣耀的人就这么输了不高兴也在所难免啊,真是给荣耀丢脸啊。”黄少天托着头,“要我说这家伙也真是窝囊,不就是输了吗,技不如人好好练就行了,看把他事事的。”

“聚会?什么样的聚会会让他们聚在一起?”王杰希看了看从老板侄子家里找到的邀请函,看起来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聚会,但是……

“问题就出在这里,”喻文州拆开邀请函,露出一个闪着光的贴纸,“这张邀请函本来只是普普通通的邀请函而已,但是,”将贴纸撕下来,光产生的折射映在墙上。

“地下拍卖会。”方士谦皱眉,“最近的确有一个拍卖会,而且前段时间失踪了一些人和一些宝物,但是……老板侄子怎么会被邀请。”

“拍卖会?看来是地下的了,但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肯定会暴露出来的,但是感觉并不担心的样子?”黄少天看了看墙上的字,“silence  kid 沉默的玩笑?”

“问题就在这,这个拍卖会,是分开的。”会议室的门被打开,少女一副不屑的样子走了进来,“既然这么想知道答案,不如自己去看看啊,对了,既然想查赵禹哲,那么拍卖会的举办方也是必不可少啊,那个公子哥你们查了?”

舒可怡?

“其实是我找来的啦,”柳非不好意思的笑笑,“大家那么忙只好找可怡了,怎么说我也可以算是可怡的前辈吧,自然还是可以请动她的。”

——————————————————————
清晨:

“早啊 。”昏暗的牢房只有一点可怜的光从窗口透露出来,柳非拿着新买的早餐站在门口,“醒了吗?”没有人应答,轻轻叹气。

“有话就说呗。”舒可怡有些不屑的撇撇嘴,所谓的怀柔政策,真是没什么新花样啊。

“别那么抗拒吗,我来找你帮忙的。”柳非敲了敲门。

“找我帮忙?柳非你可真折煞我了。”冷笑一声,“我能帮你们什么忙,把我抓到这里来,不就是想交到上级吗?国际通缉令赏金不少吧。”

“真的有事,队长他们很辛苦,我想帮帮他们,在团队里面真正忙的只是他们,我们也最多是个辅助啊,”柳非轻笑,“如果是楚姐姐你们也会这样吧。”

“……进来吧,他们没上锁。”

柳非打开门,“你最近也没什么好吃的吧,尝尝,肯德基早餐,新版的。”将手中的袋子递过去,朝着对方笑笑。

“……咕噜噜……”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舒可怡有些不高兴的拿过袋子,“没有豆浆……”

“凑合着吃吧,”柳非又掏出来一杯豆浆,“就知道你这习惯,呐,早准备好了。”

“切。”舒可怡笑笑,“最近很闲吗,你都有心情想东想西的。”

“还好吧,倒是你,那么久不见,怎么还被通缉了。”

“正常啊,我们无处可去,只能如此。”

“不考虑改变一下吗?”柳非顺手拿出一个三明治“要我说,一天到晚疲于奔命未免太没安全感了。”

“哦?怎么,你们找到赵禹哲的蛛丝马迹了。”舒可怡满不在乎的吃着。

“倒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啊,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想到赵禹哲的。”柳非看了看表,有些烦躁的缕了缕头发。

“就他那处事风格和人品,不被怀疑就怪了,跟鲁弈宁那种一个德行的人,就知道嫉妒别人,”舒可怡笑笑,“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不过一个棋子,更何况之前对队长那么不敬。”

嘚,迷妹上线了,柳非翻翻眼,“那就过来帮忙吧,赶紧的。”

“好吧,”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不过,我是为了生活,但是,如果是赵禹哲的话,他还有条大鱼要钓呢,正好也是我们的目标,各取所需吧。”

随你怎么想喽。柳非笑笑,真是口是心非啊。

———————————————————
“这样啊,柳非有心了。”王杰希笑笑,“辛苦了。”

“不,不辛苦的。”柳非摆摆手,被队长表扬了呢。

舒可怡抬头看了眼柳非,这家伙不会对她队长有意思吧……算了,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好了好了,来说说正事吧,这个拍卖会是有些玄机的一开始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拍卖会,所谓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如果是想去的,自然对这些不会理会,不过是一个过渡,在这个场面结束后,留下的人,即邀请函上有标记的,会从另一扇门通入这个地下拍卖会。”

“这样啊,有什么要求吗?”方士谦看了看那张贴纸,鼻尖萦绕着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气,兰香?

“自然是有的,第一,这是一个黑市,第二,去的一般都是一些贵公子,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罢了,第三,你们也知道的,现在的异能者也不少,有的人突出,有的人不突出,就相当于残次品吧,这个地下的拍卖会,其实就相当于异能者的聚会。第四,去的人都要有一个女伴,”舒可怡喝了口水,扫视一圈,“你们,除了柳非,还有人?”

……世界,静极了。

——————————————————
三天后:

“欢迎您,尊敬的公子,”跑车的门被打开,侍从鞠了一躬,“还有您,女士。”查看了邀请函,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祝你们玩的愉快,请吧。”

“这里还挺豪华,到底是有钱人,杰希你说呢?”方士谦凑过来悄悄的说。

“看路。”王杰希翻了翻白眼,“前面那个,你应该打招呼了。”

“啊,柳远,”前面的人转过头,“柳公子出国多年,终于回来了啊。”

“伯父,”方士谦点了点头,“您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挺好的,这位是你女朋友?眼光不错啊。”熟稔的寒暄着,王杰希笑笑,装的到是挺像,就是最后一句……“伯父谬赞了。”忍着不快,但是必要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目标出现,”喻文州的话从耳机传出,“注意。”

——TBC

【方王/喻黄】特别刑侦组⑮

食用说明:
★刑侦向第一系列
★私设有
★蛮不明显的异能设定
★主cp:方王(方王赛高!)喻黄 

暑假最后一次 开学要学习所以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更新了很感谢 @鱼的阿烦 你一直以来的支持了!

——————————————————————

第三章  异端出现
                               三
人们总是按照自己的直觉做事,认为直觉就是对的,而直觉带来的往往都不是最终的答案。对此,方士谦很有发言权。仔仔细细的检查了血样,结果并不尽人意。

“怎么了?”王杰希看了看报告,“有什么不对的?”

“魔鬼通常都隐藏在细节当中。”方士谦装模作样的挥了挥手,“能在咱们这个酒馆里混的都是有能力的人,你也不想想,这老板的侄子虽然看起来不学无术,但是肯定是有一些能力的。”

“说了这么一大段,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老板的侄子是个能力者。”方士谦指了指报告,“你看这个,它的身体里还残留着一些能力,这些能力是属于楚云秀那一类人的。”

“楚云秀?”王杰希皱了皱眉,“她不是已经失踪很久了吗?怎么会……”

“问题就出现在这儿。”方士谦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如今联盟里最厉害的应该是赵禹哲了吧,他当初为了击败楚云秀可谓是煞费苦心。”

“你觉得他是间谍?”王杰希有些莫名其妙,“他除了做过这么一件事,平常都是挺老实的吧?”

“你是不是觉得是刘皓。”

“……”半响,王杰希轻轻点点头。

“现在这个情况下一般人都会觉得是他,毕竟他有前科,但是你仔细的想一下,刘皓他现在安分守己,平常也不会犯什么事儿,如果只是单纯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如此兴师动众,他图什么呢?而且。他现在这么做无疑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方士谦皱眉,“虽然我觉得这个人不可能是他,但是也不敢完全排除他的嫌疑排,不过我觉得他现在在呼啸,还是挺不错的,应该不会干这种事。”

“你是觉得嫌疑人知道刘皓有前科所以拿他开刀,说白了就是把它当做替罪羊来用,因为正常人都不会把怀疑的目光看向自己人,所以一个有前科而且平常人缘不好的人就是最好的目标。”王杰希想了想,“如果是这个样的话,那么这个人未免太有心眼了。”

“所以我们才需要钓鱼啊。不过你也可以想想这个人说不定这只是反联盟组织给他的一部分方面的方案,他这个人其实不是这个样,”方士谦笑笑 ,揉了揉王杰希的头,“好了,先别想了,赶紧干活吧我总觉得最近会有大事要发生。”

“哦。”王杰希喝了口可乐,怎么感觉脸上温度有点高啊……

————————————————————————

与此同时:

暖暖的阳光,映照在大街小巷,喻文州抬头,手挡住眼睛,阳光真的是太刺眼了啊,身边的人却很有活力,就像一个小太阳。

“队长队长!”黄少天挥手,“你看哪呢?我这么一个大帅哥坐在这里你居然看太阳吗?”

“看你啊。”喻文州笑笑,“少天,冰激凌慢点吃,太阳也没有你亮。”

“哦.。”黄少天闷声就当是回答了,但是心里却有点犯嘀咕,这是好话还是坏话啊。

面前的人跟记忆中的一个人很像,一样的眉眼,平常都是很有活力,但是,话还真没那么多啊。轻轻地叹了口气,可惜,那个人在也见不到了。

“队长你不吃吗?”黄少天抬头。

“没事,今天你生日,你最大。”思绪转回,轻笑,过了那么多事,早已将情绪隐藏的很好,平常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温文尔雅,但是又有谁知道所谓温文尔雅面具下的假象呢?

“队长,最近有什么发现吗?这个案子什么时候可以破啊。”黄少天咽下冰激凌一脸不高兴,“说好的假期又被这件事情耽误了,真是的,果然是犯罪者不放假吗?大热天的没事出来干什么不好啊,出来犯罪啊。”

“谁知道呢?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本来就有很多不好的事情,有的人妄自菲薄,有的人郁郁寡欢,有的人报复社会,有的人安居乐业。”喻文州喝了口饮料 ,“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这倒也是,但是我还是很不爽啊队长队长你说说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呢?你说这个案子同样都是一块看到的,为什么不可以交给霸图呢?”黄少天托腮,“真是的,张新杰明明是第一时间接触的尸体的吧,结果还是要咱们在这里忙。”

“没办法啊,虽然是这样但是张新杰他们也有他们要忙的事情啊,就是因为最近咱们正好放假所以才这么决定啊。”

“这个道理我也懂,但是还是好累。”黄少天趴在桌子上,“案子那么多,还有各种各样的危险,万一那天要是出事怎么办啊,老方之前就失踪了一会啊。”
“别多想了啊。”喻文州叹气,“好好吃冰激凌。”

远处,架着望远镜的人看着这一切,“切,虚伪。”

——TBC

占tag抱歉

特别刑侦组下一篇没有灵感了……求助一下
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另外占tag抱歉
@鱼的阿烦 你有什么想法呢?亲……

【方王/喻黄】特别刑侦组⑭

食用说明:
★刑侦向第一系列
★私设有
★蛮不明显的异能设定
★主cp:方王(方王赛高!)喻黄 
本章几句话韩张,如果占tag请告知
——————————————————————
第三章  异端出现
                            二

“张新杰你别动,”方士谦冲上去拦住张新杰,“我先采集个血样。”

“不需要,我自己就可以。”张新杰冷冷的瞪了方士谦一眼。

“别呀,你看你现在这么麻烦,一点也不方便,还是我来吧。”方士谦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他们两个?”柳非戳了戳袁柏清,“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啊。”袁柏清偏着头想了想,“如果有的话……应该是当初有一次比赛,师傅以压倒性优势打败张新杰成为联盟治疗第一吧。”

“看不出来啊,方神整天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柳非惊讶。

“呵呵,那是你不了解。”袁柏清翻了翻白眼,那家伙吹嘘了好久好吗!

“哎呀,你别动,配合一下,”方士谦慢吞吞的采集着张新杰身上的鲜血,“别动!”开玩笑似的拍了下张新杰,“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配合呢?韩文清找你办事你也这样吗?差别对待啊。”

“少废话,多做事。”看了半天的韩文清忍不住插嘴。

“啧啧啧,你们两个。”方士谦不以为然的摇头,看了看韩文清不耐烦的眼神,“好好好,我不说就是了。”

另一边:

黄少天急匆匆的上楼,鲜血从一个屋子,向另一边延伸,想了想,还是向里面的屋子跑去,鲜血一条一条的延伸着,是拖在地上摩擦的原因吗?

“这血好奇怪啊,”黄少天皱眉,“并非圆样,应该不是走路滴下来的,这样的话……”鲜血一直延伸到通电室,“这里?”推开门,控制灯光的开关上面鲜血淋漓 ,“难怪刚才电灯一闪一闪的,原来是因为这个吗?”带上手套,摁了下开关,刚才的顺序……第一次灯亮的时间比较长,第二次开了直接关上,长长短短,短长长……难道是……摩斯密码!那么这个意思就是……SOS!抬头看了看,面前的木板碎了一个大洞,刚好是人能摔下去的尺寸,轻轻踩了踩,木板已经有些松动了,看来这就是原因吧,虽然荣耀是一家仿古的酒馆,但是里面的装备确是很好的,怎么会莫名其妙坍塌?还没等黄少天想明白,脚下一松,“哎呀 ,我靠!”

楼下,喻文州看了看四周,周围的人反应不大,有的人脸色发白,有的人无所事事,看起来好像很习惯了一样,也对,荣耀的酒馆不出点事,别人还觉得不正常呢,这也算荣耀一大特色,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哎呀我靠!”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少天?抬头,黄少天有些凌乱的掉了下来,上前一步接住来人,“怎么这么不小心,没事吧。”

“没事没事,”黄少天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楼上有问题,队长你快去看看吧。”

“好,你不需要休息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队长你看我好着呢。”黄少天笑笑,“我们赶紧上去吧,上面还有很多东西,郑轩,你也来!”

压力山大啊,郑轩内心悲伤,谁要看你们撒狗粮啊!!!

“为什么我莫名感觉有粉红泡泡呢?”柳非皱眉沉思。

而在一旁和徐景熙看尸体看了半天的王杰希慢悠悠的喝完了伏特加,开口,“方士谦!作为联盟首席法医你不好好干你的本职工作,还在那里采集血样,你是嫌玩的时间不够是不是,把这件事交给柏清,赶紧过来干活。”

“得嘞!”方士谦朝袁柏清把手里的工具丢过去,“柏清,接住了!”

“哦哦,”袁柏清手忙脚乱地将手里的饮料随便丢了出去就往前冲。

“……”旁边的刘小别终于将从耳机里传来的音乐转移到已经被饮料洒满的衣服上,一脸愤恨的瞪了一眼袁柏清。

“噗嗤。”旁边的柳非笑着递过来一块毛巾。

而刘小别就像把毛巾当成袁柏清一样用毛巾狠狠地擦一下又一下。

“哎呀,真是不巧,师傅已经完成了。”袁柏清嬉皮笑脸的拿好工具,“张前辈要不要去清理一下?”

“……”等到袁柏清走远了,张新杰才和韩文清发牢骚,“这袁柏清还真是跟他师傅一样,能力不知道怎么样,这嘴皮子还有捣乱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不说他了,你赶紧去清理一下,”韩文清递过来一个毛巾,“一会还有的忙呢。”

“谢队长。”

“刚下来的时候身体还有余温,看来是刚刚出事,”徐景熙试了试尸体的脖颈,“全身都是血,还不知道致命原因是什么。”就是后脑勺……感觉有点奇怪……好像并不平整,是有东西打过吗?用橡胶手套擦掉人脸上的鲜血,一旁的老板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不是……”

“你侄子?”方士谦凑过来,这个侄子的确不会让人有好的印象,为人不学无术还经常捣乱。

“没错,就是不知道……”老板叹息的摇摇头,不管他多不好,总归还是自己的侄子,“他……”

“这手里好像有东西,”王杰希指了指那人的右手,“掰开试试。”

“掰不动。”方士谦试了试,手紧紧的握着,“是不是浇上了什么东西?”

“那就是衣服里面吧,”徐景熙皱眉。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方士谦使劲一扯,漏出一部手机和几张纸。

“这是……”王杰希皱眉,这东西他怎么会有,“联盟所有人的异能记录表?”手机上还在输入,“舅舅,侄子我没给你丢脸,文件我保护的可好了!他们拿不到的,我有没有……”

“我就知道,他不会让我失望的。”老板笑笑,流下了眼泪。“主席担心文件被发现复制了一份给我,我交给他,我跟他说要拼命保护这份文件,他虽然住我家,我却也不怎么关注他,其实……他很令我骄傲。”

“看来,联盟里真的有内鬼该整治一下了。”

“嗯,惊喜,你看出什么了吗?”方士谦拍了拍徐景熙。

“不要叫我惊喜,”徐景熙翻了翻白眼,但还是认真的答复,“后脑勺似乎不太一样,像被东西砸过,但是不是致命因素。”

“是吗?检查一下吧。”方士谦戴上手套,“最近真是不太平啊。”试了试头上的伤口,伤口不重,但是不知道是用什么打的,额头上倒是打破了一块。

“报告,这个人,我觉得他有问题。”肖云领着一个女生走了过来,“刚才发现这是老板的侄子,这个女生两眼发直,手脚冰凉。”

“是吗?”王杰希抬头,“你说说看你觉得他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女生低着头,两只手揪着裙子,都把裙子揉出了褶。

“是吗?喜欢喝什么?”王杰希拿来一杯水,“喝杯水,咱们慢慢聊,你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隔壁花店的实习生。”女生死死的盯着杯子。

“别紧张,放松,”王杰希两只手垫在下巴下,“为什么来送花呢?”

“有人送花给他。”

“是什么样的人呢?”王杰希饶有兴致的听着。

“不知道,没有见过。”少女渐渐松开了手,“但是,老板很好,他却很讨厌。”

“哦?为什么呢?”

“我,就是不小心碰到他,他却不依不饶,我做错了什么?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还要被人打扰!女生开始激动,一脸不快。

“所以你就打了他。”王杰希一脸正经的说。

“我不是!我是不小心的!我一时失手,我没有杀他!”女生大喘着气,脸色发白,一脸喪意。

“好了,看来你最近可以不用实习了。”王杰希拍了拍女生的肩膀,“一时冲动可是会酿成大错哦。”

——TBC

【方王/喻黄】特别刑侦组⑬

食用说明:
★刑侦向第一系列
★私设有
★蛮不明显的异能设定
★主cp:方王(方王赛高!)喻黄 
因为前段时间手机被收了,所以现在要低产了……这张就是一个小小的过渡了
——————————————————————
第三章  异端出现
                             一
一个月后:
“哎呀,好久没有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啊。”黄少天伸了个懒腰。

“你确定北京的空气很清新?”常年受北京雾霾侵扰的王杰希翻了翻白眼。

“我……”黄少天刚想反驳就被飞驰而来的汽车留下的浓浓的汽车尾气呛了个狠“咳咳……”

“呵……凡人。”王杰希扶了扶墨镜,嘴角扯出一个笑。

酒馆还是老样子,各形各色的人在里面,鱼龙混杂。

“嘿,好久不见啊。”方士谦上前一步拍了拍酒馆老板的肩膀,“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啊。”老板笑笑, “老样子,一杯深海之蓝?”

“还是你了解我。”方士谦笑笑,“王杰希,你要什么?”

“一杯伏特加就好。”王杰希抬头,“老板又帅了啊。”

“哈哈,哪里哪里。”老板笑笑,伸手揉了揉王杰希的头,“杰希还是老样子,那么会说话啊。”

“……切”方士谦翻了翻眼,虽然说林杰还生活的好好的,但是,果然还是不容易轻易改变看法啊。

“杰希,”喻文州上前,“老板好啊。”

“文州好啊,你和杰希关系还是那么好啊。”老板调制着深海之蓝,抬头笑了笑。

“还好啊。”喻文州笑笑,“杰希,你不觉得最近太太平了吗。”

“你也这么觉得?”王杰希喝了口酒 ,“不过,太平点也好 ,但是,最好别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那是?”方士谦皱眉。

“张新杰和韩文清?”喻文州看了看,“他们,也放假了吗?”

“不知道啊。”

“哎呀,没有案子的感觉真好。”柳非笑笑,转头却撞上了一人 ,“哎呀!”

“没事。”眼镜的反光令人看起来毛骨悚然。

“对不起对不起。”柳非吓了一跳,还是乖乖的道歉。
“张新杰。”刘小别在一旁悄咪咪嘟囔。

“嗯?”张新杰有些不解的看着刘小别,“你叫我?”

“没有没有。”这人听力这么好吗?刘小别淹了口口水,这人……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啊……

“你……头发……不顺。”张新杰刚说完,头上掉下来一个东西。

血糊糊的尸体

鲜血顺着张新杰的头和肩膀流下来,张新杰虽然没说话,一言不发的将身上的白大褂脱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脸也越来越黑。

周围的客人吓得不敢动,黄少天倒是先行一步跑去了楼上。

我这个乌鸦嘴啊……柳非心里一阵难过,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

“张新杰有洁癖的。”方士谦笑笑,“看来有事干了啊。”

“这样的话,案子算谁的?”袁柏清凑过来,“张新杰肯定会生气啊。”

“他生他的气吗,这种事情也赶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远处,一男一女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TBC

【方王/喻黄】特别刑侦组⑫

食用说明:
★刑侦向第一系列
★私设有
★蛮不明显的异能设定
★主cp:方王(方王赛高!)喻黄 

莫名感觉烂尾了呢……

——————————————————————
第二章  鸣鸧悲曲                                    
                              八

“真有意思啊。”女人冷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拖延住对方,你们居然什么都没完成,这也就算了,可怡呢?”

“抱歉,”李华上前一步,“这次我们大意了。”

“啧,这样下去真麻烦,对了,可怡的事先不要告诉可欣了。”女人咬了咬手指,“看来要换种方案了,有什么办法呢……”

……李华皱眉,真是的,上面怎么派来个这样的人……
———————————————————
方士谦回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警局门口站着一个人。

“你去哪了。”王杰希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面前的人。

“没去哪啊。”方士谦装傻

“一个小时了,你告诉我你哪都没去,你骗鬼呢。”

“你是在担心我。”方士谦突然不正经的笑了。

“神经病,我闲的没事干。”王杰希皱眉。

“我真的没事啊。”方士谦拽了拽王杰希的衣服,“你生气了?不气了好不好。”
“哄小孩呢你。”

“咳咳,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喻文州从一旁冒出 ,身旁还跟着一脸看好戏的黄少天。

“你们在这里多久了?”

“刚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听到八卦。”喻文州笑笑,“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

“……”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为什么突然要自首?”柳非不解的看了看面前的林瑰

“因为我后悔了,”林瑰抬头,“他和赵园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而我却不相信他,和他分手。”

“那你知道赵桐桐失踪的事吗,你把她怎么了。”柳非皱了皱眉。

“不可能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会伤害她。”

“可是她差点就死了。”郑轩推开门,“好在景熙反应快。”

“那她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出事啊。”林瑰一脸担忧。

这种关心……不是装的,柳非眯了眯眼,看得出来,林瑰还不算坏,但是……

“我查过了,她精神状态有问题。”袁柏清凑过来,“医院有记录,精神科 。”

“桐桐她怎么样?”林瑰有些着急。

“在医院,有景熙陪着呢,没事的。”郑轩笑笑

“我可以去看看她吗?”

“现在不可以呢。”柳非上前,“先和我们走一趟吧,你一个人应该完成不了那么多事情吧。”

“好,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们。”

2天后:

“林瑰……”赵桐桐悲伤的看着面前的好友。

“没事的,你想我就来看看我吧。”林瑰笑着挥了挥手。

第二章  完

——TBC

【方王/喻黄】特别刑侦组⑪

食用说明:
★刑侦向第一系列
★私设有
★蛮不明显的异能设定
★主cp:方王(方王赛高!)喻黄 
——————————————————————
第二章  鸣鸧悲曲                                    
                               七
“请多关照?你这种请人的方式可不友好。”方士谦皱眉看着面前的女子,头上被打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没办法啊,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要是不采取点强硬手段恐怕您这个大法医还不能过来呢。”女子笑笑。

“你们还真是高看我了。”方士谦翻了翻白眼,“反联盟组织这么大费周章把我抓来是想干嘛呢?”

“聊天啊,谈天谈地谈空气,咱们有的聊的,顺便问一句,你和王杰希的关系是不是特别不好。”

“……哈哈”方士谦干笑,“谁给你们错误的情报,我和他关系好着呢。”四周没有多少人 ,十分钟之内离开应该可以。“说我们两关系不好的,估计眼睛都有问题。”脚下轻轻的移动,“你要知道……”

“你不想是这种话多的人。”女子回过头,“所以……”

下一秒头却被狠狠地撞上窗玻璃,方士谦皱眉,一个扫堂腿扫倒过来帮忙的二人,手术刀抵着女子的脖颈,“带我出去。”

“……”女子挥了挥手,赶来的人让开一条路。

轻轻松松的离开,方士谦反而觉得不太对劲。

看着方士谦远去的背影,女子轻笑,“啊,反正目的也达到了,拖延了……1个小时呢!1个小时,够完成好多事情呢。”

——————————————————

袁柏清趴在桌子上无聊的玩着扫雷。

“你干什么呢?居然玩这么老的游戏。”柳非拿着手机从旁边探出头。

“你可以当我闲的。”袁柏清无聊的看着电脑屏幕,“你说说师傅他老人家这都什么时候了,案子还没破,他居然不在,是不是又去玩了,怎么可以这样呢,在说队长也是的,这么一个关键时候,他怎么也出去了。”

“……”半天没有人反应。

袁柏清抬头,柳非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说啦?”柳非甩了甩头,“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黄少天被附身了。”

“并没有。”

“哒哒哒。”敲门声响起,林瑰站在门口,“请问负责林哲宇案子的是你们吗?

“是的。”柳非皱眉,嫌疑人现在自己过来,要高度警惕。

“我是来自首的。”林瑰一脸认真。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袁柏清摇摇头,“你说你要自首?

“是的,我杀了林哲宇和赵园,咳咳咳”

“看起来你的身体状态不太好。”柳非递过去一杯水。

“谢谢。”林瑰喝了口水,“我用匕首杀了他们,赵园的助骨也是我拿走的。”

窗外,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柳非移开看林瑰的目光,总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一样。

——————————————————

舒可怡表示,这个黄少天怎么阴魂不散啊。手腕一翻,将早就准备好的小刀脱手而出,划出一道流光。

黄少天笑笑,而后长剑挥洒,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小姐姐,你就这点本事吗?这种身手就来做杀手,你也太小看我们了吧。”

“是吗。”舒可怡笑笑,“那你可要看好了。”拔出枪,子弹飞射。

“哎哟不错啊,虽然比不上周泽楷的枪体术,但是很不错啊。”叶修赞赏的点了点头,“这个女生如果尽心培养的话,一定会很出色的。”

“叶神真是时不时都想着挖人啊。”喻文州话音未落,手机已发出了声响,“喂,有事吗?

“是我,林瑰去自首了,方士谦不见了。”

“一扯到他的事情你总是特别激动啊。”喻文州笑笑。

“少贫嘴,赶紧帮我找一下。

“你们两个知根知底的,他想干什么你还能不知道,还是好好呆着吧。”

“知根知底?他有多少事瞒着我,我比你清楚。”王杰希烦躁的看着面前的红绿灯 。

“……我现在这边很忙,忙着抓人呢。”喻文州叹气,“这件事之后再说你现在别打扰我。”

“……”看着挂掉的电话,王杰希无语了好一会。

————————————————————

黄少天和舒可怡的交战还在继续。

“我说这样打下去,咱们也没有意思啊。”黄少天一味的躲避,也不反击。

“你想干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而且我也没有伤害过你们,你先让我先走不就行了,非要在这等着你是脑子有病吗?”舒可怡放下枪,喘了喘气。

“不行啊,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反联盟的人当然要好好了解一下。”黄少天坐下休息,“你喜欢吃什么火锅?烤鸭?海底捞吃过吗?

“……”

顶着对方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黄少天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吃过,怎么你打算请我吃饭吗?”舒可怡敲了敲腿,真是的好累啊。

“我并不打算请你吃饭,不过他们可以请你吃一下牢饭。”黄少天笑嘻嘻的指了指后面。

转头,一个麻袋套了上来。

“不错,挺有一套的。”叶修拍了拍手。

“老叶,你说我们帮了你这么大个忙,你要是不是应该付点工钱,或者表示一下啊。”

“你怎么跟方锐似的,果然你们蓝雨出身的都一样,年轻人有点儿追求不要总想着礼物礼物,钱钱钱。”

“你好意思说这个吗?我们浪费这么长时间帮你们抓人哎,你这个无良商家。”

“哎呦喂,要不是她非要跑到你们这来,我也不用来找你们啊,怎么说你也怪她,你要礼物啊,跟她要啊。”

“……滚滚滚滚滚”

“滚滚长江东逝水啊,浪花淘尽英雄啊。”叶修笑笑,“黄少天,你说你背不出来古诗,你就背不出来,在这儿装什么?”

“……”黄少天抬起手,默默地比了个中指。

“怎么说你们也算是有收获。”叶修指了指喻文州的电脑,“毕竟不是哪一个犯人都会有闲工夫去自首的。”

电脑上显示着一条信息:林瑰自首,已捉拿归案。

——TBC

【方王/喻黄】特别刑侦组⑩

食用说明:
★刑侦向第一系列
★私设有
★蛮不明显的异能设定
★主cp:方王(方王赛高!)喻黄 
——————————————————————
第二章  鸣鸧悲曲                                    
                               六
“我现在需要重新梳理一下。”郑轩揉了揉太阳穴,“喻队和黄少在总部,喻队出了车祸被于锋和邹远发现,然后黄少和喻队现在在一块。”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肖时钦点点头。
“那……”郑轩不安的往门口看去。
“没事,有人会解决的。”肖时钦笑笑。

与此同时:

舒可怡正往外面跑着,真是半路杀出程咬金,好不容易完成了任务马上就可以解决了,真是的,周围静的有些吓人,偶有虫子爬过地面的窸窸窣窣声,无心理会,一门心思的想要离开,却感觉走不出去。

“队长,鱼在锅里了。”远处,带着望远镜的女人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是吗?”身旁的人吃了口葡萄,“小唐咱们慢慢来,不要操之过急。”

“好。”被叫做小唐的女人点了点头。

“叶神想坐收渔翁之利吗?”

“哟,文州啊,这么快就好了 ?”

“不劳叶神费心了 。”喻文州笑了笑。

“你这笑可有点渗人啊。”叶修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当然 ,是装的。

舒可怡觉得今天的运气不太好,面前的人看起来很奇怪。

“美女好,在下黄少天。”黄少天笑了笑,露出两颗虎牙。

“别挡道!”舒可怡正烦躁着。

“好吧好吧,”黄少天低头,冰雨出鞘,“拔刀斩!”

一来就动手,还真出乎舒可怡的意料,一愣之后的闪避,显出了自己的忙乱。

“三段斩!横斩!下劈!上挑!”黄少天动作熟练一气呵成,还乐呵呵的。

“烦死人啦!”舒可怡一边叫着一边举枪还击,子弹飞射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你们反联盟组织看起来对我们并不怎么了解。”黄少天向前一跳,落地后将剑直直的扔了出去,在对方躲闪不及时抓住对方手腕向下一摔。

“艹”

“哎呦喂,女孩子怎么能骂人呢,这么不学好的吗?近战和远程又不是不能连贯,你们打游戏都这么死脑筋的吗?”

“……”舒可怡皱了皱眉,抬腿朝对方的后背踢去,心里只恨今天没有穿高跟鞋,趁对方没有没有反应过来,扬手丢下了一个烟雾弹。

“咳咳,”黄少天挥了挥手,“队长,不去追吗?现在的女生这么暴力要不得啊,不然嫁不出去的!”

“那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喻文州有些不快。

“哎呦,我知道了,队长,你怎么这么啰嗦。”

“……今晚、加餐,加秋葵!”

“队长……公报私仇要不得啊!”

舒可怡跳上围墙,不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方圆几里都是坟地,这所学校在坟地旁边吗?不对吧……从一开始就不在学校了,这是……喻文州的能力吧,幻术吗?想了想又认为不像,算了,往前一步一步走走看吧。

另一边:

王杰希皱眉看着站在墓碑前的两个人,林瑰手里拿着吉他,旁边的男人戴着墨镜好似个保镖。

“风到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雨到了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留恋人世间,你在身边就是缘……”林瑰手抱着吉他对着墓碑缓缓地唱着。

江南?王杰希奇怪的看了眼林瑰旁边的人,男人眼里的神情看不清楚但是却透露出一股不耐烦的感觉。

“不懂爱恨情愁煎熬的我们,都以为相爱就像风云的善变,相信爱一天 抵过永远,在这一刹那冻结了时间,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离愁能有多痛 痛有多浓,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

挺好听的,但是,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林哲宇!你就是个混蛋!”林瑰突然丢下吉他,“你不是诅咒我再也唱不了歌吗?我到让你看看我到底会不会唱!你现在应该很伤心吧,因为我还能唱歌呢,伤心的话你就从地底爬出来啊!”

……什么情况?王杰希有些愣神。

“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林瑰双眼无神的看着墓碑,“咳咳咳,为什么不告诉我赵园其实是你的妹妹啊,你让我死心到底是为什么啊!咳咳咳……”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我打算去自首了,但是,还有件事没完成,如果你在天有灵,记得保佑我成功,好吗。”

“……自首?我们放弃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你就这么结束吗?”旁边的男人有些生气。

“你们的目标不就是我的目标吗!我去自首不是一举两得吗!”

“我们要对付的,不会那么容易得手的,真是麻烦。”男人突然闭嘴不言。

二人沉默良久,转身离去。

王杰希抬头,天空开始下起小雨。
淅淅沥沥的开始下个不停。

女人手里拿着烟,打着电话,面前是一个望远镜,“啊,不说了,我这里有个客人呢。”

放下手机,转头看向身后的人。

“方大法医,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TBC